<img src="//tagger.opecloud.com/scmpmagazine/v2/noscript-image.gif" referrerpolicy="no-referrer-when-downgrade" width="1" height="1"/>
型格灰色的室內裝修!走進90後年輕建築師的家
Decoration
型格灰色的室內裝修!走進90後年輕建築師的家
Photo: BORIS SHIU; photo assistant 胡凱 ; stylist KEVIN MA
READ MORE

型格灰色的室內裝修!走進90後年輕建築師的家

Share to:

在北京,年輕的海歸建築師王旖濛於 2020 年為自己度身訂製了這個家,可以說是她內心世界的外化, 她把個人的喜好和趣味,通過自己的設計展現在這個家裡。向南窗外正巧是央視大樓, 她說,那是她偶像的作品。 

Photo: BORIS SHIU; photo assistant 胡凱 ; stylist KEVIN MA
型格灰色的室內裝修!走進90後年輕建築師的家
Photo: BORIS SHIU; photo assistant 胡凱 ; stylist KEVIN MA

在北京,年輕的海歸建築師王旖濛於 2020 年為自己度身訂製了這個家,可以說是她內心世界的外化, 她把個人的喜好和趣味,通過自己的設計展現在這個家裡。向南窗外正巧是央視大樓, 她說,那是她偶像的作品。 

The Owner

王旖濛,90後建築師,畢業於美國南加州大學建築學院,EDGE設計工作室主理

王旖濛,90後建築師,畢業於美國南加州大學建築學院,EDGE設計工作室主理人、正經做夢文化創意公司聯合創始人及創意總監。 

2020 似乎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個理想豐滿,而現實骨感的一年。眼前這個在

2020 似乎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個理想豐滿,而現實骨感的一年。眼前這個在陽光裡呈現出凌厲的線條和雅致灰度的空間,是年輕建築師王旖濛的家。在她決定把這個單位從租客手中收回,變成自己的家的時候還是2019年,誰也沒有想到後面的變故。儘管計劃被打亂,可是她還是一步一步按照自己的設計在2020年把整個家的硬件部分完成了。 

在結構布局方面,她把原來相對的兩個睡房打通成為一個主人房,並且把

在結構布局方面,她把原來相對的兩個睡房打通成為一個主人房,並且把一間睡房縮小,北牆向南移動,就正好在幾乎整間屋的中心地帶出現了一 個展示空間。「其實這個區域我打算以後定期更換一些內容,有些自己的小收藏或者朋友的作品,可以在這邊展示。」除了這個展示區域,她還在從客廳通向睡房的走廊弧形牆面上建造了四個類似「壁龕」的牆體結構,「我在本來完整的牆中切了幾個負空間出來,用綠色、紅色、藍色和黃色這四原色為它們增 加顏色屬性,這樣走廊便多了一些隨意又活躍的小細節。每個負空間也會有自己的功能,也可以展示更多的作品。」

空間的打通之外,這個家讓人一眼看去就不一樣的,還是牆身和地面材質

空間的打通之外,這個家讓人一眼看去就不一樣的,還是牆身和地面材質的處理。「牆壁用了一種特殊的塗料,塗料裡面帶水泥砂漿,是德國的一種工藝,跟傳統滾輪塗料的工藝不一樣的是,要像批刮水泥一樣批上去,所以能看出來有很多手工的痕迹。有這種質感,燈光照在上面,會有不一樣的光影效果。這會比普通的油漆牆、牆紙牆更有動態的感覺,也更有人文的手感。」

王旖濛也把門作為牆體的延伸 :「選擇隱形門的原因是,比較長的走廊區域

王旖濛也把門作為牆體的延伸 :「選擇隱形門的原因是,比較長的走廊區域我希望也可以是一個展示區,我會收藏一些藝術作品,還有從各地的跳蚤市揚淘來的有意思的物件,之後慢慢會把牆面填滿,因此隱形門才能不干擾到視覺上延續的效果。」地面石材拼接的圖案是設計師自己繪製的,選擇了兩種顏色之後,讓南方的廠家訂製拼接生產。

冷靜的石材材質用於公共區域,睡房區域就採用了有溫度的人字紋拼接

冷靜的石材材質用於公共區域,睡房區域就採用了有溫度的人字紋拼接地板,以材料自然地區分了不同區域。除了地上的圖案是主人手繪的之外,一進門的鏤空隔斷是王旖濛的另一件「作品」, 她勾畫了線稿之後,和工人師傅一起施工,不斷修改,一層層手工塗抹石膏,最終呈現出一個略有「侘寂」風的藝術裝置。

作為建築師的第二代,王旖濛覺得上一代的設計師會更多地把「主義」和傳

作為建築師的第二代,王旖濛覺得上一代的設計師會更多地把「主義」和傳統的東西放在作品中,而作為90後的新一代,她反而少了負擔和束縛。針對自己的家,她更希望個人的東西多一些:「這個家沒有一個單一的風格定義,更多的是直覺上的選擇,我希望整體可以呈現一種溫暖又沉穩的感覺。」 

「其實這房子實現了我預期的大概百分之八九十,除 了一些小細節,最終的

「其實這房子實現了我預期的大概百分之八九十,除 了一些小細節,最終的效果我還是比較滿意的。因為我的工作是從事空間設計和做藝術裝置,從最初方案到工廠加工,以及現揚施工的協調我都算是比較得心應手,從中也學習了很多。我希望這個家就是我自己的一個作品。」